首頁 » 她因無子成為日本皇室的「罪人」,是什麼讓外交女神淪為「產子機器」?-解密日本

她因無子成為日本皇室的「罪人」,是什麼讓外交女神淪為「產子機器」?-解密日本
2021/09/22
2021/09/22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解密日本,讓你足不出戶看日本!

世界各國的王妃作為王室代言人,大多是集美麗、優雅、才華于一身的完美女性。

眾人抬眼看去,她們皆是美衣華服,鮮花珠寶;談吐裡是人間富貴,舉止間是生活無憂。

人人豔羨她們的生活,但又有幾人瞭解她們背後的不易?金玉其外的表像下,王妃的生活真的那麼令人嚮往嗎?

時間不用追溯太久遠,此文只言當下。

我們一衣帶水的鄰國日本,它的現役皇后--小和田雅子,就曾被稱為 「日本最慘王妃」

出嫁前,她是意氣風發的外交女神,哈佛畢業,精通英語、法語、俄語和德語;出嫁後,卻因多說了20秒的話被無情訓斥,繁文縟節之下淪為產子機器。

她七年生下一女,日本皇室為了讓她產下男丁繼承皇位,將她囚禁宮中只為備孕。

所幸,她的丈夫德仁天皇對她用情至深;然而,也是這份情,桎梏了她的一生。

最有前途的未來外交官

1963年,雅子出生在日本一個外交官家庭。

父親小和田恒在政界頗有地位,是當時日本的駐蘇聯大使,也是日本外務省副外相;母親優美子畢業于日本知名的慶應大學,是日本典型的溫柔女性。

而小和田雅子,繼承了母親溫婉動人的氣質,和父親的政治韜略與才華。

由于父親外交官的身份,雅子的求學和成長之路得以周遊世界各地,眼界學識和人生經歷同步累積。

幼稚園時,她在莫斯科與戰鬥民族的小朋友打成一片;

小學和國中時代,奔波于紐約和東京兩地,領略東西方不同風情的生活;

而高中畢業時,她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取美國哈佛大學。

當同齡人還在為自己的國語成績發愁時,雅子已經是精通英語、法語、德語和俄語的超級才女了。

在家庭特有的政治氛圍薰陶下,雅子也決定要成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

哈佛畢業後,雅子又去東京大學進修法學並獲取碩士學位;一舉考入外務省,成為一顆外交新星。

雅子的職業起點非常高。初入職場的她作為翻譯,服務的物件就是安倍晉太郎,便是後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父親。

外交官變炙手王妃

按照正常劇本的發展,雅子必定會女承父志,在外交界順風順水,有一番作為與抱負。

但命運的際會就是這般防不勝防,一場命中相遇改變她的人生軌跡。

1986年的一場外交晚宴上,日本各路政客悉數到場。

當時還是皇太子的德仁邂逅了美麗動人的雅子。 一眼相見,便是癡情一生。

當時的雅子正值芳齡,長相清甜可人,笑起來如沐春風。而且人家是一等一的才女,日本外交界炙手可熱的新秀,這樣優秀的女孩,德仁會一見鍾情也就不覺奇怪了。

德仁太子深諳愛情中該出手時就出手的真理,隨後便對雅子展開了猛烈的追求。

太子有了心上人,這對日本皇室來說便是天大的事,宮內廳也一下子抖擻了精神。

這個宮內廳是一個協助王室的政府機關,多由日本的王族和華族組成,他們的工作之一就是幫皇室成員挑選配偶。

但對于德仁的心上人雅子,宮內廳卻給出了反對的態度。

現在看來這反對的原因,頗有幾分搞笑的意味。

一是因為雅子的身高比德仁高了兩公分,德仁太子身高只有1米64,而1米66的雅子往太子身邊一站,便會顯得太子毫無氣勢;

二來雅子少年時期曾輾轉多國念書,沒有深根日本本土文化,故此認為雅子對國家的感情不夠純正。

可憐宮內廳的各位官員,辛苦忙活這麼久,找了這麼多牽強的理由,卻沒料到雅子對嫁入王室沒有絲毫的興趣。

對的,雅子婉拒了德仁的追求,並轉身去了牛津大學進修學業。

1990年,雅子拿到了國際關係學碩士回到了日本。豐富了閱歷的她在外交界更加成為了炙手可熱的人物。

而另一邊的宮內廳卻是一籌莫展,因為他們的德仁皇太子還是光棍一個。

八九十年代歐洲各國王妃可謂是群星璀璨,國際活動中別的國家都是郎有情妾有意;唯獨德仁站在一旁形單影隻,竟成為宮內廳的「老大難」。

原來德仁還是念念不忘自己的女神雅子。雅子一回國,德仁便再度發起了愛情攻勢。

宮內廳這一次不敢再作阻攔。他們轉頭去做雅子父母的工作,希望雅子能夠接受德仁的追求。

面對德仁的追求,雅子說: 「我晚點會正式答覆您,但答案可以是不嗎?」

整個皇室因為雅子的猶豫心存惶恐。于是向雅子承諾,只要她願意嫁進來,她的外交事業不受干預,並允許她如職業女性一般參加外交活動。

甜蜜的承諾如同摻了花蜜毒藥,入喉微甜,卻苦痛自知。

雅子的皇室噩夢

1993年6月9日,德仁與雅子大婚。

這一天,全國放假。日本主婦們看到了一個事業型的新時代女性嫁入了皇室,她們希望雅子可以將開明自由的思想帶入守舊的皇室,因此她們稱雅子為「不馴服王妃」。

然而這些美好的願望沒等婚禮結束就悉數破滅了。

婚禮上,雅子為自己日後的外交事業激情陳詞。只因發言時間比德仁太子多出了28秒,就被宮內廳下了「禁口令」,勒令她在以後的公開場合中不准再說話,只能以微笑示人。

又規定無論在什麼場合,雅子與丈夫德仁不可以並排同行,她只能保持在德仁後面三步之遠的距離。

而在一些皇室活動上,雅子用外語與賓客交流,也會受到宮內廳的責怪。宮內廳的官員苛責雅子: 「外語交流是翻譯的事情,你是太子妃,保持微笑才是你的工作」。

除此之外,更讓雅子倍感壓力的是,宮內廳不斷給雅子施壓,敦促她給日本皇室延續香火。

這時雅子才知道宮內廳並未準備讓她繼續從事外交事業,只把她當成了為皇室傳承子嗣的生產工具罷了。

還有什麼比被剝奪了夢想與熱情更殘忍的事情呢?大概從這個時候開始,雅子眼中的光芒,開始日漸黯淡。

婚後第七年,雅子終于生下了第一個孩子,便是愛子公主。這一年,她已經37歲了。

然而皇室的壓力與敦促並沒有停止。《皇室典范》規定,女性不得繼承皇位。所以,只有生下男孩子,雅子的皇室使命才算真正完成。

于是殘忍的宮內廳將雅子的一切事務活動全部取消,並把她關在深宮中備孕,形同囚禁。

在日本皇室施加的高強度壓力下,雅子並沒有備孕成功,反而患上了適應性障礙症。情緒抑鬱焦慮,再無往日的燦爛笑容。

丈夫德仁對妻子的變化深感心痛,而當時日本民間的輿論也紛紛譴責皇室封建守舊。

德仁皇太子借著輿論的東風,想要更改《皇室典范》的制度,讓女性--也就是自己的女兒愛子公主也享有皇位繼承權。

然而就當《皇室典范》有望被更改時,德仁太子的弟媳婦,文仁親王的老婆紀子,冒著高齡產婦的風險產下了悠仁親王。

總有人視名利王位如過眼雲煙,也總有人為此賭上性命拼盡全力。

皇室王位後繼有人,修改《皇室典范》的事情也就此擱淺。

2019年,德仁即位,日本也進入了令和時代。隨著丈夫即位,雅子以皇后身份出席外交活動的權利被慢慢恢復。

但此時的雅子已毫無璀璨光芒,只剩下滿眼的疲憊與木訥。

人生總有太陽照不到的地方,在滿目光華背後,便是暗黑的陰影。

雅子的人生,本該擁有無限可能的未來;卻在嫁進王室後,被封建教條所束縛,一個滿腹學識的新時代女性,卻被自己最厭惡的陳腐守舊一點點扼殺掉心中的光芒。

雅子錯了嗎,我想她沒錯。錯的是王室的愚昧與教條。

物化女性,把女人視為傳承後代的工具,卻不曾想過,她們也需要的是一場平等的婚姻,與自由的人生。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解密日本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