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燈籠山車場面宏大,不用去青森,也能在京都看「睡魔祭」!

燈籠山車場面宏大,不用去青森,也能在京都看「睡魔祭」!
2021/10/22
2021/10/22

金秋10月,京都的祭典繁多,民眾的熱情與氣溫的走向呈現反比之勢。在這秋日多彩的祭禮行事之中,一場暗夜奇祭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 既有京都獨特的傳統祭具劍鉾,還有神官與僧侶共同參與的謝神祭禮。巨型燈籠山車的壯觀佇列在街上巡迴遊行,更是讓人誤以為到了青森睡魔祭的現場。

這便是粟田神社的最大祭典粟田祭,其中最為受人矚目的 夜渡神事。自平安時代伊始,粟田祭已經擁有了千年以上的歷史。在室町時代祇園祭中斷時,曾是替代的重要祭禮。如今多是以體育日(10月第2個週一)為中心,一系列行事前後長達4日,宵宮夜渡神事是在第二日的傍晚時分舉行。

粟田神社鎮座于東山華頂山麓的粟田口。作為祇園感神院(八阪神社前身)的新宮創建于876年,我們在二之鳥居的匾額上仍可看到「感神院新宮」的舊社名。

主祭神是素戔嗚尊、大己貴命,奉為祛病除厄之神廣受人崇敬。古時這一帶是通往東海道和東山道的玄關,因而庇佑旅行、交通安全的信仰亦是深厚。

夜渡神事當天的午後。我們抵達境內時,角角落落已然是一派準備就緒的狀態。神職與行列人員在有條不紊地做著最後的檢查,不為觀光客所干擾。

再看,那金碧輝煌的神轎,飾有天狗面具的屋台,紋樣絕美的織錦,精心捆綁好的松明……秋日的通透陽光之下,每一個細節的美感都值得稱道。

△夜間巡行待機的粟田大燈呂

終于,接近5點,浩浩蕩蕩的佇列從神社出發,將阿古陀鉾(瓜鉾)、地藏鉾(錫杖鉾)這2基名物劍鉾迎接至境內。劍鉾是京都的特殊祭具,視作震懾惡靈的神器。以銳利長劍做鉾頭,劍與棹之間常施以精細的鏤雕意匠。在祇園祭以外的場合如此近距離看到劍鉾,實屬難得的機會。

△迎接劍鉾的佇列

5點半左右,在本殿舉行出發祭的神事。6點過後,天色趨近暗淡。松明的火花嗶啵作響,十二燈緊隨其後,接著是氣勢洶洶的劍鉾,威武昂揚的大燈呂(燈籠山車)同樣不甘示弱……長長的佇列分工明確地朝知恩院的方向移動。一股不可言說的奇異氛圍,隨之往山下的街道蔓延。

約莫6點半,佇列在黑門前的瓜生石處集合。個中緣由要從400年前的舊曆9月14日夜說起。相傳有一瓜覆于這塊巨石之上,且貼有一張金光閃耀的金劄,上書「感神院新宮」字樣。這一異象被人們視作粟田神明的降臨,並將這塊石頭命名為瓜生石,成為知恩院的七大不可思議之一。

一行人便是在此與知恩院的僧侶會合,進行謝神的れいけん祭(靈驗祭)。神職與僧侶在祭壇前就座,2基劍鉾分別置于左右。一時之間,雅樂、祝詞、念佛聲和諧交融,堪稱難得一見的神佛習合祭典現場。

當神事與法要完畢,眾人圍繞瓜生石巡拜三圈,知恩院的僧侶們就此作別,隱入黑門。

如此大概1小時後,れいけん祭結束。佇列重整,巡行再開。照樣以松明清祓開路,各色大燈呂由數人拖曳,順著神宮道北上。伴隨著幽玄的囃子聲,一基基的氣勢全開,以五彩斑斕的巨型身姿,衝破氏子町的夜。

粟田大燈呂堪稱是夜渡神事乃至整個粟田祭的最大看點。巨大的燈籠山車能高達3米,在暗夜裡如同他界的使者降臨,威風凜凜地走街串巷,讓人不得不聯想起青森睡魔祭。實際上,也有人認為粟田大燈呂是睡魔祭的起源。

粟田大燈呂的歷史悠久。戰國時代就曾因這前所未見的燈籠山車震驚世人,公家日記和青蓮院的古文書中都有記載。各方看客蜂擁而至,爭相一睹風流,導致受傷事故頻發,最終夜渡神事的行列于江戶後期絕跡,連大燈呂的圖繪都未能留存。

在粟田神社氏子會的拜託下,京都造型藝術大學教授成立了專案組,與學生們一起開始了大燈呂的研究與製作。于是,時隔180年後終于成功復活。2008年有5基登場,此後每年都會增添新作,更是提高了每一年的期待值。專案組也會與當地人合作製作大燈呂,開展系列活動,促進地域的活性化。

昔日震驚公卿町眾的奇祭,今人也能切實感知到魅力。守護白兔的大國主命,庇佑航海安全的海之三女神,向出世惠比壽祈願的牛若丸(後來的源義經),與平家的白馬背靠背的源義經,導引地藏與天女,牛頭天王與素戔嗚尊,能之小鍛冶與稻荷,以及當年的干支等等,每一個出場的都算得上是大有來頭。

即便佇列尚未抵達,街坊們早就候在家門口,直至當年的明星陣容在夜幕中現出真身,引來陣陣的驚呼讚歎。當大燈呂一行沿著白川巡行,水面波光映照出五彩光影,更是如同闖入不真實的夢。10點左右,眾人回到粟田神社舉行報告祭,這一年的夜渡神事告一段落,氏子町的街重新沉入黑夜。

今年的粟田祭計畫要縮小規模,劍鉾和大燈呂的數量很可能削減。不可否認的是,這在人們念念不忘地支持之下,艱難回歸的暗夜奇祭,值得我們多一點耐心去期待。等到旅行再開,在這麼迷人的京都秋夜,諸位一定要來親身體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