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消失4年的日本元祖歌姬中森名菜到底去哪裡了?-解密日本

消失4年的日本元祖歌姬中森名菜到底去哪裡了?-解密日本
2021/09/27
2021/09/27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解密日本,讓你足不出戶看日本!

今年是日本「元祖歌姬」 中森明菜出道40周年的紀念年。

日本人都在以不同方式為這位傳奇女歌手慶祝:唱片公司推出豪華唱片合輯和現場黑膠唱片、音樂番組為她製作特輯、收視率節節攀升。

可見即便已經從公眾舞臺隱退4年,中森明菜的人氣依然高企。

然而,在這一系列的慶祝活動中,始終未見她本人的身影。

就連她身邊的親朋好友,都與她失去了聯繫,只有所屬事務所的社長兼經紀人,在默默照應她。

一代歌姬中森明菜,為何消失了?

這一切都得從夢開始的地方,明菜的童年說起。

一鳴驚人的昭和新星

1965年,明菜出生在東京的一個貧苦家庭。她是家裡的第五個孩子,由于家境貧困,她與家人最常以白菜果腹。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明菜在童年就開始打零工幫補家計。在辛苦打零工的時候,她萌生了「上電視成為有錢人」的想法,只有這樣才能改善家裡的環境,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特別是能讓母親千惠子不那麼辛苦。

明菜很愛母親,母親對她這一生影響很大,也是她歌手事業的第一位引路人。

母親非常喜歡 美空雲雀,因此在年輕時懷抱著歌手之夢從鹿兒島來到東京,後來認識了明菜的父親明男,于21歲結婚。

因為育有六孩,母親不得放棄了歌手的夢想,便把這個未完成的夢想寄託給女兒們。即便家境貧寒,她還是省吃儉用買了鋼琴讓女兒們學習,其中明菜最有天賦。

她自幼顯露出音樂天賦,很快對音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母親見其對藝術既有興趣又有天賦,便教她唱歌,同時讓她學習芭蕾舞。

明菜沒有辜負母親的期望,在日以繼夜的練習中,她突顯了作為未來巨星的潛能。同時,她身上也顯露出了同齡人沒有的成熟。

正因為此番成熟,明菜在一開始的歌手道路並沒有很順遂。

從14歲開始,她連續三年參加同一個選秀節目。可惜前兩年都是因 評委認為「她過于成熟、與年齡不符」,而慘遭淘汰。

面對接連的挫敗,明菜並沒有氣餒。她很自信,相信自己能夠在歌手道路上大有作為。

終于在1981年、她第三次參賽的時候,命運女神眷顧了努力的她。

年僅16歲的她以一曲山口百惠的《夢先案內人》奪冠,在場所有評委都被她迷人的聲音所驚豔,打出節目開播以來的最高分——392分。

從此,明菜一鳴驚人,成為昭和時期最受矚目的新星。眾多經紀公司向她拋出橄欖枝,最終她選擇了研音(經紀約)和華納(唱片約),于1982年正式作為歌手、以單曲 《慢動作》出道。

早期,研音給明菜的定位就是與她外型年齡相符合的 「清純玉女」,加之因為發聲方式與唱歌方式都與山口百惠非常相似,研音便以「山口百惠」為中心為明菜設定了眾多課程,想要打造出一位 「山口百惠接班人」

不過當時日本樂壇盛行「成人風格」的音樂。在性感面前,可愛不值一提,明菜的《慢動作》並沒有獲得預期中的關注。

事實上,軟妹外表的明菜擁有一顆堅定的禦姐心,她對研音坦言, 自己並不滿意「清純玉女」的定位,而且不想再重複山口百惠的路線,她想要自己喜歡的風格、發聲方式和唱歌方式。

同時她拒絕了研音給的「森·阿斯娜」藝名,堅持要用自己的本名。

研音一開始表示拒絕,但後來也拗不過執著的明菜,便妥協了,放手讓她自己決定。

于是,中森明菜開始了音樂事業的第一次轉型。

貫徹自我主義的元祖歌姬

在《慢動作》推出的兩個月後,明菜改頭換面, 從「清純玉女」成為「不良少女」,在新曲 《少女A》中唱起了「性暗示」的叛逆、瀟灑飆車。

外型清純甜美的少女偶像唱成人風格的歌曲,這樣的反差感並不常見,中森明菜開始成為很多年輕人追捧的偶像。

然而,電視臺覺得過于成人的歌曲實在不好,于是禁播《少女A》。

不過,禁忌的東西對人就是有吸引力。

電視臺的禁播反而提高了《少女A》的唱片銷量,《少女A》因此登上公信榜第五位,中森明菜的名氣隨之大增。此時,她不過只是一個年僅17歲、剛剛出道3個月的新人。

眼見事業進入正軌,明菜選擇退學,全身心投入歌手事業中。

明菜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讓人欲罷不能。在音樂中,她就如雙生花,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在叛逆與純情之間來回撥動樂迷的耳膜與內心。

她從未想重複自己,《少女A》成功之後,在樂迷都在期待她又會推出什麼樣性感歌曲時, 她又重返純情路線,推出《第二愛情》,讓樂迷在火與水之間的碰撞中,聽見她的天賦與實力。

明菜的作品銷量節節攀升,同時她的現場演唱實力非常過人。她在隨後一年間舉行了多達20場的演出,場場爆滿。

1983年,她問鼎「年度唱片總銷量」排行榜,後來她更是被邀請參加紅白,以一曲 《禁區》驚為天人。

出道不過一年,明菜就以驚人的速度,成為了日本家喻戶曉的歌手。

在日本熱情洋溢又混沌狂亂的80年代中,中森明菜就是一抹濃墨重彩的絕色。不僅是因為她的外型、她的歌唱,更因她獨特自我的思想。

即便放到如今來看,明菜都是一位非常獨特鮮活的歌手。

她很早就擁有「製作人思維」,對于事業,將自我主義貫徹到底:無論是音樂創作、唱法唱腔、錄音選曲、專輯封面,還是舞臺形象、舞臺表演等等,所有工作都是自己一手決定,就連作曲家、作詞家、製作人,她都要自己選擇。

不僅如此, 她的作品中體現了日本80年代的女性主義思想。

譬如專輯封面, 她拋棄了以往的男性凝視視角,以女性視角進行拍攝。她的很多觀點和行為,都讓當時的工作人員很詫異。

直至如今,她的觀點都很具前瞻性。

可以說,明菜所做的這一切,在當時、乃至現在的偶像來看,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就在明菜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命運跟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讓一個渣男進入了她的生命中。

1983年,人氣爆紅的明菜參演了電影《愛·出發》,在裡面她遇到了共演者 近藤真彥,在冥冥之中扭轉了人生的方向。

史詩級渣男近藤真彥對明菜一見鍾情,隨後展開了猛烈的求愛攻勢。明菜就這樣陷入了與渣男的愛情糾葛中, 兩人也從螢幕情侶發展為國民情侶。

事實上,因為家庭的緣故,明菜內心一直都希望能擁有自己的小家庭。加之受到山口百惠的影響, 她也希望能在23歲隱退結婚。

「當歌手是從小一直以來的夢想,但比那更大的夢想果然還是結婚。」

那時的明菜,眼裡盡是對近藤真彥的愛。

在戀情初期,她並沒有忘記自己作為歌手的本職,同時通過第二次轉型,迎來了事業的巔峰時期。

1984年,她以一曲 《飾りじゃないのよ涙は》,獨創了 「明菜顫音」:在每句收尾拉長顫音,讓聲音聽起來更富穿透力,拋棄了過往自己愛用的可愛派假音。有些歌詞如同繞口令,演繹難度很高。

同時,她自主設計了各種妝發、打歌服、甚至自創舞蹈,自如穿梭在可愛、溫柔、嬌俏、性感等不同風格中,氣場全開,時尚大氣。

她在歌曲 《DESIRE -情熱-》中,自創「揮手下蹲」的舞蹈動作,為了這個舞蹈動作,她將原本的打歌服進行了改良,並且設計了一款別致的BOBO頭髮型。

這種前衛的時尚受到追捧,如今看來也具有相當的審美價值。

由此,明菜被喻為昭和時期的「百變女王」,在全亞洲掀起了一股 「中森明菜熱」,與當時的「松田聖子熱」,形成了「二美爭霸」的局面。

包括張國榮、周星馳、徐克都是她的迷弟。其中,徐克執導的《倩女幽魂》,聶小倩的理想演員就是中森明菜。

1985年,明菜斬獲了日本唱片大獎,成為了該獎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也是第一位榮獲此獎的流行歌手。

明菜的風格就是多元變化,讓人捉摸不定。

1986年,她再次突破自我,推出專輯 《不思議》,詭譎綺麗,即便引來眾多非議,但還是銷量上佳。

這是一張非常實驗性、大膽的專輯。發售以後很多人都投訴唱片人聲配不上節奏,後來明菜才坦言這是故意為之。這種奇異的聽感,讓人越聽越入迷。

同年12月,她再推出專輯 《CRIMSON》,主打迷幻風格,第二次斬獲「日本唱片大獎」。

《OH NO,OH YES!》收錄于《CRIMSON》中,在此曲明菜遊刃有餘地拿捏迷幻風,在合成器的編排之下配合低吟耳語般的唱法,盡顯陷入不倫戀的女性的萬千風情。

就此,明菜事業一路高歌猛進,而她也不忘自己「23歲隱退結婚」的心願,多次公開表明此心願。

然而渣男近藤真彥卻不幹人事,處處留情,甚至鬧出 「金屏風」事件,讓明菜徹底心碎。

孤傲清冷的煙

即便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但「金屏風」事件依然很受關注。

渣男近藤真彥背著明菜在外面拈花惹草,不僅欺騙了明菜、 梅豔芳,還主動勾搭已婚人婦 松田聖子,接連和眾多女星傳出緋聞。

近藤真彥是PUA的高手,在明菜非常受傷的時候,他說 「她離開我,是活不下去的,但是你不一樣。」

明菜深陷情傷中。但此時, 正因為這份情傷,她又多了另一份新的美麗。

1987年,經歷諸多風波的她再次出現在舞臺時,表情淒苦,精氣神不在,以前在舞臺上的熱情炙熱不復存在。

她翻唱了 《難破船》,此曲與她的經歷非常契合,在期間她多次悲慟落淚,令聞者流淚心痛。

明菜演繹的這版《難破船》編曲非常大氣,特別是結尾的伴奏,配以明菜的淺唱低吟,淒婉得令人歎息。

憑藉這份脆弱的清冷之美,明菜圈粉無數。

當時,明菜可以憑《難破船》第三次斬獲唱片大獎,成為三連冠。但是她卻主動放棄了,因為她聽信渣男讒言,把獎讓給他。

此後,在渣男的再三敦促和哄騙下,明菜購置了一套豪華公寓,寫入近藤真彥的名下,因為渣男告訴她,這是他們未來的婚房。

在渣男的蠱惑與甜言蜜語下,明菜以為他會浪子回頭,沒想到他升級了各種出軌行為。

終于,明菜無法再忍受這樣的對待,在1987年7月,在她購置的公寓中,她 割腕自盡,傷口很深,幸好及時搶救回來。

欺騙明菜的人並不只有渣男一人,還有她的家人。

家人背著她到經紀公司預支薪水,妹妹打著她的名氣出裸體寫真,父親和哥哥們還會在媒體面前說她壞話。

可以說,明菜身邊最親最愛的人都紛紛欺騙、背叛了她。

同時,日本人真的受夠了近藤真彥的惡劣行徑,大眾都認為是他毀了明菜,便開始自發抵制這個渣男。

渣男眼看自己的事業受到巨大影響,為了挽回自己的聲譽和事業,便連哄帶騙地對明菜下局,就是後來著名的「金屏風」事件。

1989年12月31日,近藤真彥召開記者招待會,在會場中 豎起了用來宣佈婚訊的金屏風

憤怒的日本人見到金屏風瞬間心軟,他們以為渣男真的浪子回頭,和明菜結婚,從此悉心呵護她。然而大家卻不知道:在明菜此前住院時,渣男從未前去探望,更無任何表示。

因為有金屏風,明菜即便身體仍然虛弱,也趕來了現場。

然而接下來事情的發展讓所有人都驚了。

渣男全程都在訴苦和抱怨: 明菜你至于嗎?莫名其妙搞這出,我的事業都被你毀了!然後還強求明菜要為自己不負責任的自盡,向全日本人道歉。

明菜聽後整個人都僵硬了,她怎麼都不懂:為何金屏風變成她的謝罪會。

她慌亂害怕得流淚,不斷道歉,一個人扛下了所有的責任,甚至還不得不感謝渣男......

見明菜如此配合,戲臺都沒搭好,這個渣男就戲癮大發,趕緊裝模作樣地安慰明菜,表示願意原諒她。然而安慰沒幾句後,渣男就興高采烈地公佈自己在1990年的計畫。

全場媒體都懵逼了,最後終于回到正題,追問渣男的結婚計畫, 他卻說「完全沒有結婚的打算。」

明菜聽後泣不成聲,被最愛的人擺了一道。萬念俱灰的她終于死心,從此正式與渣男分開。

然而渣男對明菜的傷害並不止于此,就連在事業上,他都要全面打擊明菜,以保全自己。

在「金屏風」事件之前,渣男哄騙明菜加入自己好友、J家高層小杉理宇開的公司,為的是在發佈會後降低明菜的曝光度,從而降低對自己的負面影響。

東窗事發後,渣男立即讓小杉撤走所有資金和工作人員,只留一個空殼公司給明菜。

孤立無援的明菜,事業遭受了巨大的打擊,她就像被雪藏一樣,就連發歌,都要花費一年,奔波多處才能成功。

明菜見一切似乎重回正軌,便打算在1991年舉辦演唱會。偏偏在此時 渣男官宣和富婆的婚訊,婚房就是明菜買給自己、明菜在裡面自盡的那套。

這無疑是給明菜的傷口上再捅一刀。明菜終日消沉,連排練都缺席,她將所有寄託于煙酒,對自己的好嗓子造成了一定的損傷。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那段時期,明菜煩惱不斷。

她與華納發生了合約糾紛,曾長達兩年無法發行唱片,她的事業一落千丈。

不過在這個階段,明菜學會了如何叫做「向死而生」,在每個困境中她都逆風前進。

直到1994年,她才迎來逆轉重生。她推出翻唱專輯 《歌姬》,將日本的名曲,以高質量的音樂、自己的聲線重新演繹,掀起了一股翻唱熱潮,也邁向了全新的事業征程。

在期間,她克服了接踵而至的困難。比如,沒有大公司願意簽自己,就找獨立廠牌發行唱片,無論如何,都要繼續歌唱、繼續將自己的歌聲帶給大家。

2002年 《歌姬2》面世,她演唱了松田聖子的歌曲引起話題,光頭、裸體造型也吸引眼球,至此「歌姬」系列累計銷量超過100萬枚,成就了明菜的終生事業。

2007年她推出專輯 《豔華》,獲得了日本唱片大獎的策劃獎。

2010年因為健康問題暫定活動,後來在2014年她複出。她受邀參加紅白, 49歲的她時隔20年再次打入公信榜前十。

後來她在採訪中表示,自己一直都有堅持健身。在綜藝上,表現也非常活躍自然。

2017年在推出《CAGE》和《明菜》兩張專輯之後,這位祖歌姬就開始消失在大眾視線中。

在消失的這四年中,沒有人知道她在過些什麼日子。

很多人總是說「中森明菜的一生都被渣男毀掉了」,其實並不然。

沒錯,她的前半生輝煌得讓人仰望,也曲折得讓人唏噓,甚至最信任的家人與愛人都相繼背叛了她,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毀掉她的人生。

如今的她,將所有的愛都傾注在自己身上,如願以償能過上不被外界打擾的平靜日子。在消失的這段日子裡,願這位祖歌姬能找到內心的平和與幸福。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解密日本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