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頂級宅男,閉門不出20年,家人花高價送他去「矯正中心」治療,最後卻在出租屋餓到去世!-解密日本

日本頂級宅男,閉門不出20年,家人花高價送他去「矯正中心」治療,最後卻在出租屋餓到去世!-解密日本
2021/09/18
2021/09/18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解密日本,讓你足不出戶看日本!

2019年4月,熊本縣南部的一座小鎮的出租屋內,一名48歲男子餓死在裡面。

他叫孝之(化名),關東人。

一個關東人為何跑來九州鄉下,餓死在出租屋呢?

孝之從小性格內向,但為人友善,對誰都很有禮貌。高中畢業後,報名參加了海上自衛隊。當自衛隊員的三年裡,他有時間參加皮划艇運動,放假了還能去很遠的地方釣魚。

離開自衛隊後,他進了一家公司工作。幹了五年,因為信任喜歡的上司離任,令他對繼續去上班心生抵抗。斷斷續續拖到1997年,孝之實在幹不下去,選擇徹底辭職。

也是從那時起,他成了hikikomori,即長期閉門不出(很多是不出臥室),拒絕接觸他人和社會。甚至連電話都不接了。

▲電視劇《komori的人》

母親不清楚兒子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才會變得如此抗拒與人打交道,不再相信誰。只能猜測應該是在公司裡遭遇過什麼吧。

相比較其他hikikomori的父母家人聽之任之,或早早放棄改變,孝之的母親屬于比較積極的。她本身從事醫療工作,儘管當時世間對hikikomori的認識還相當不足,但她很重視兒子的問題。

去保健所談兒子的情況,醫生也上門跟孝之見過面,並在他房間裡聊了一個小時。檢查之後,醫生判斷他的精神狀態並無異樣。囑咐母親暫時別跟他提去上班的話題。

母親一邊遵守醫生的囑託,一邊觀察兒子的精神狀態。雖然孝之不出門,也不與外人接觸,但在家裡,與家人之間有對話。叫他幫忙收衣服,會積極幫著做家務。母親做了飯,他也會吃得香噴噴。

的確如醫生所說,孝之的精神狀態並無異樣。母親就耐心地等著哪一天,他內在修復完畢,自己走出來。這一等,就等了整整20年。

20年後,hikikomori問題早已被世人所知。同時,這個問題也迎來了另一個衍生問題——8050問題。

80年代,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閉門不出,不工作,也不與他人打交道。生活開銷依靠父母。

到了現在,當年的年輕人成了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父母也成了七八十歲的高齡老人。生活開銷依靠父母的養老金。

但父母終有一天會死去,這一家子怎麼辦?這就是80(歲)50(歲)問題。

2016年,孝之的父親過世。這件事讓母親下定決心,必須在自己走之前,幫助兒子解決困擾一家20年的hikikomori問題。

母親上網搜索相關資訊,找到一個專門為hikikomori提供自立援助的組織。這個組織叫クリアアンサー株式會社,從字面理解,公司名稱就是「給出解決問題的答案」的意思。

這家公司運營了一個叫「曙光之橋自立研修中心」的機構。

母親看了參考方案,就是把當事人帶去另一個地方,脫離家庭,接受精神矯正,職業培訓,介紹工作,幫助重回社會。

有其它成功案例的影像資料,加上該組織經常上電視,覺得信得過。于是把房子賣了,繳了918萬日幣,簽訂下6個月的合同。

母親只希望把兒子帶走,送去培訓的那天,方式方法上別像方案裡說的那麼強硬。到時不要安排類似保安的人過來,用強制手段把人拖走。

▲電視節目常客,自詡為hikikomori家庭救世主

2017年1月18日,工作人員突然上門,將孝之從家裡帶走。由于事先吩咐過母親,要想實現最好效果,就絕對不可以告知孝之,因此,他本人事先對此毫不知情。

雖然母親事先說過,不要採用強制方式,但是當天,除了三名工作人員,還是有兩名保安一起跟過來,將孝之團團圍住。

他大聲哭喊不要這樣。母親心裡不忍,可既然方案已經啟動了,不能半途而廢,匆匆收拾了些貼身衣物、鞋子、洗漱用品,塞了滿滿一行李箱給孝之。

另外,母親還交給頭頭3萬5000日幣,作為孝之的零花錢,以備不時之需。

孝之在幾近絕望中,終于放棄抵抗。他低著頭,跟著工作人員離開家。母親淚眼婆娑地目送兒子離去,以為忍一時之痛,不久後就能迎來全新的未來,卻不知這一別竟將永別。

孝之離開後,按照合同方案,母親不可以與他聯絡,更不能去探望。每個月,由培訓中心發一份孝之近況的報告給她。

半年過後,合同到期。工作人員電話告知母親:孝之本人希望能去熊本縣的一處設施,繼續接受培訓,從明天開始。

事情太突然,母親連去機場送行都沒來得及,孝之就飛去了熊本。

這是「曙光之橋自立研修中心」設在熊本的培訓處……

既然是兒子主動要求的,母親同意續約6個月,並支付了386萬日幣。

培訓中心每個月的報告書上,都是看了令人高興放心的正面內容。尤其是老母親最為擔心的兒子心態。比如,兒子自己寫的這段話:切換心情,希望用在下一次的工作上。

報告書上沒有寫,孝之在東京接受培訓的頭六個月裡,曾因生病住院接受手術。而母親以為兒子一直都好好的,並且越來越好。

孝之到了熊本後,在一家介護設施找到工作。離開培訓中心的宿舍,搬去由培訓中心代表出面租下的普通出租屋。一切看起來,他被培訓成功,可以獨立生活了。

他的工作,就是在這家介護設施的廚房洗碗配餐。據說同事們都挺喜歡他。

他看過介護設施院子裡的草地,掉落地上的柚子。

幾個月後,孝之辭職。他依然一個人生活在出租屋裡,直到2019年4月,被發現他餓死在裡面。

他辭職後獨居的那些日子,其實是他重新陷入了hikikomori狀態。所謂的培訓,也根本沒有治得了根。不過依靠強制手段,從表面上看起來他似乎正常了。

▲孝之最後生活的出租屋

母親趕來熊本,終于見到已變成屍體的兒子。工作人員告訴她:喪事、退租等後續工作還需要費用。

孝之死了,餓死的。這過程中,培訓中心的人沒去關注他如何。反倒是他工作過的介護設施,在他辭職之後,因為不放心,還上門來找過,問他要不要試試再回去上班。

孝之的遺物被塞進那只行李箱,寄到母親那裡。可打開箱子,裡面卻沒有一樣東西是孝之的,顯然被弄錯了。

48歲的兒子,孤獨地餓死在遠方的出租屋裡。不知道為什麼,他到最後都沒有嘗試聯絡母親。被培訓中心的強硬手段嚇到了,不敢聯絡?以為自己已被母親無情拋棄了?hikikomori的症狀使然,讓他無力也無意與外界聯繫?

81歲的母親,幾乎耗費全部財產,只為將來百年之後,兒子孝之能夠脫離hikikomori狀態,好好活下去。卻不想那天一別就成永別。

母親每天都在孝之的牌位前,懺悔懊惱……

今年1月,母親在東京地方法院起訴「曙光之橋自立研修中心」的兩家運營公司,要求5000萬日幣的賠償。

這場官司受人關注。

一是hikikomori屬于嚴重社會問題,怎麼做才能讓他們重回社會?不管的話,他們先是靠父母養,父母死後就吃低保,靠社會養。管的話,不採取強制性質的手段,逼他們走出家門,恐怕難有其它有效方法。

二是「曙光之橋自立研修中心」的運營方式,其實這涉及到更黑暗的如何用窮人發財的黑色產業蛋糕。

hikikomori的那些人是業者眼中,比黑窯工還要便宜的勞動力。逼著他們去幹活,幹的每一個小時,都在為業者提供豐厚的時薪差價。

業者往往又與不動產租賃掛鉤,一手把持參加培訓的hikikomori們的租房交易。掙完這些錢的同時,更是從hikikomori的家人那裡掙到高額培訓費。

這個世界,你可以認為自己有權與世隔絕,卻不能擋住無孔不入的吸血模式。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解密日本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