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這位日本獨臂老爺爺,把90多年「喪到爆」的人生活成了一部搞笑漫畫!

這位日本獨臂老爺爺,把90多年「喪到爆」的人生活成了一部搞笑漫畫!
2021/10/19
2021/10/19

在日本這個神奇的國度裡,非常有個性的大師有很多。

但是,一輩子永遠都踩不到點兒上,把90多年的人生,硬生生活成了一部搞笑漫畫,一段爆笑傳奇的,只有這麼一位。

他就是日本妖怪漫畫第一人,妖怪研究大師: 水木茂。 

1

沒心沒肺,從小就是掉隊王

水木茂(1922年-2015年11月30日)

水木茂,本名: 武良茂,1922年出生于大阪。

小時候的水木茂就特別愛睡懶覺,每天都得睡到九點才起床,然後慢悠悠地開始吃早餐。

于是,他總會錯過學校的第一節課:數學課。

再加上他也不怎麼愛學習,數學成績自然長期穩定的保持在0分,成了老師和家長眼中不折不扣的 「掉隊王」。

對此,水木茂自己倒是看得開,每天都過得很開心,自顧自的做他喜歡的事情。

比如: 拍洋片、游泳、當孩子王、觀察昆蟲、畫畫,以及研究妖怪。

就這樣,六年的小學生活結束後,水木茂的升學考試果然失敗了。

于是,他只好開始工作。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阪的一家印刷廠。由于需要早起,導致他睡眠嚴重不足,漸漸精神恍惚。在一次錯將躺著讀報老闆的頭當坐墊踩了後,就被炒了魷魚。

連丟兩份工作後,他又因為貪吃壞梨而得了黃疸,只好回到老家養病。

上不了學,又沒了工作,這樣的處境令水木茂的父母頭疼不已。

但水木茂一樣絲毫不在意,依舊每天「沒心沒肺」的畫畫、觀察自然和生物、嘗試吃苔蘚、和動植物聊天。有時候看海浪拍打岩石,他都能看一整天。

在博大豪邁的大自然中,田野裡的鳥、海上的海鷗、山裡的昆蟲,它們都快樂地生活著。 對它們來說,沒有「掉隊」這樣的字眼,只要遵循自然規律生活,就可以輕鬆地活下去。

水木茂覺得,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這就是我的活法。我選擇快樂地生活。

與其說是活法,不如說是我個人的本性。既然我降臨到這個世界,老天就一定能讓我有用武之地。只要我不做什麼對不起神的事,就沒有必要忙忙碌碌。就算別人認為我不認真,我還是認為我的活法才是最認真的。」

——水木茂自傳《畫妖怪的我》 

2

只要能成為畫家

吃翔我也願意

水木茂父母後來發現他畫畫確實不錯,便開始幫他尋找美術學校。當然,必須是不需要考試就能入學的那種。

順利進入一所美術學校學習後,水木茂開始學習畫漫畫,鑽研繪本。

他還經常去山裡臨摹植物,觀察昆蟲的生活方式,並從中找到了共鳴。

遵循自然規律去生活,我這種淡然的人生觀,早就在它們身上得以實踐。

每種昆蟲都有它們自己的生活方式。胡蝶有胡蝶的生活方式,螞蟻有螞蟻的生活方式。螻蛄有屬于它自己的世界,蚯蚓也是。」

這種共鳴,讓水木茂產生了「去東京更好的美術學校進修」的想法。

但他去不了,因為報考更好的美術學校的條件之一,是必須國中畢業。

水木茂只好開始尋找適合的中學報考。

最後,他選中了一所自認為比較好考的, 共有50個招生名額的園藝學校。

水木茂眼中的好考,並不是因為他對植物有多瞭解,而是:

報考這所學校的人,只有51個。

到了招生面試環節,水木茂表達了自己想成為一名畫家的願望。

校長聽了後,開口問道:

- 「你要成為畫家嗎?」

「是的。」

- 「你知道嗎?在園藝學校學農業不僅是種花種草,有時候甚至要嘗大便。」

「嘗大便也沒有關係。」

- 「不是讓你嘗自己的,而是化糞池裡腐爛的東西。你應該不是能做這種事的人。」

「沒關係,我可以的。」

- 「哦,我想不一定非要來這所學校,你也能嘗到大便。不然試試其他學校吧。」

就這樣, 水木茂成了唯一落榜的那一個

之後,水木茂做過松下電器工廠工人,當過《每日新聞》和《中國通信》的報紙配送員。

他還曾考入日本工業高校採礦科又退學;進入大阪中之島洋畫研究所,學習素描和風景油畫;在日本大學附屬大阪夜間中學讀夜校……

後來,水木茂也等來了被稱作「紅紙信」的徵兵召集令。

3

九死一生後與原住民成了摯友

到部隊後,水木茂並沒有任何改變,仍然按照自己的節奏慢悠悠的生活著。

所以,他總是掉隊、遲到,被派去吹號,卻一直吹不出聲音,幾乎每天都要被扇耳光,還經常暈倒。

某一天,曹長問他:「你喜歡南邊還是北邊?」

水木茂回答:「我喜歡南邊。我生來就討厭寒冷。」

隔天,水木茂就被派往了東南亞一線。

水木茂所在的部隊歷時半個月才到達了預定地點。

直到後來他才知道,在他們前面和後面的船都已被全部擊沉,他們是最後,也是唯一一批到達這裡的人。

之後,由于戰情的變化,水木茂被派到更遠的人跡罕至的海島上去了。

那裡離敵人很近,離夥伴很遠。天上飛著飛機,腳下趴著河裡的鱷魚。

即便如此,水木茂依然我行我素,因挖戰壕時偷懶,又再次被調到離美軍最近的先頭部隊。

有一次,部隊突然遭到了襲擊。當時正在站崗的水木茂,覺得自己不能這樣等死,就跳到了附近的海裡,由此開始了為期5天的「大逃亡」:

他先是在海裡遭遇激流旋渦;

好不容易上了岸,又為躲避敵人將自己懸掛在斷崖上,還被迫跳進了趴著鱷魚的河裡;

再次上岸後還被土著人圍攻,只能再跳回海裡;

到了晚上又逃進了椰子林……

最後,水木茂居然奇跡般地活著回到了軍營。

但這還沒完。

回到軍營後,他又因為感染瘧疾,發起了高燒。

正當在他燒得神志不清時,又遭遇轟炸而受傷。 因為不記得自己血型而耽誤了治療,最後 永遠的失去了左臂。

在養傷期間,水木茂和當地的原住民托來族(Tolai)人成了好朋友。

淳樸善良的原住民,悠閒自在的原始生活,正好契合了水木茂的天性。

水木茂和他們的關係越來越親密,他甚至有了一塊土地,還得到了「保羅」這個名字。

沒過多久,一切都結束了,水木茂只能依依不捨地離開了他的朋友,回到了日本。

4

世界上居然有需要如此努力

卻不賺錢的工作

那水木茂回國後的日子,有好過一些嗎?

並沒有。

水木茂一心想從事繪畫相關的工作,然後成了一位紙芝居(一邊給孩子看畫書一邊講故事的街頭技藝,類似于拉洋片)畫家。

每天至少工作十二個小時,經常連續兩三天通宵。就算一卷只賣200日元,卻還是經常被拖欠稿費。

這樣的生活,足足持續了七八年。

之後,水木茂轉行做了出租漫畫,處女作是《火箭人》。這次,水木茂拿到了2萬7千日元的稿費。

幾年後,水木茂創作了《墓場鬼太郎》(國民漫畫《鬼太郎》的前身),又在三洋社出版了五集《鬼太郎夜話》,這時的稿費已經漲到了每集5萬日元。

就在第五集正要出版時,三洋社倒閉了,好不容易漲了的稿費又沒了。

1961年,39歲依然單身的水木茂,在父母的逼迫下相了個親,倉促的結了婚。

當時,他對相親對象的印象為 「女方的臉很長,但女方父親的臉更長」。

婚後,妻子武良布枝發現:

「世界上還有需要如此努力,卻不賺錢的工作,真是不可思議。」

之後,她也一同參與了水木茂漫畫創作,比如:畫版面分割的線,以及將背景塗成黑色。

▲ 水木茂和妻子

電視普及後,漫畫行業又進入了新一輪寒冬,出版社動不動就拖欠稿費,倒閉,漫畫家被低廉的稿費任意驅使。

生活最窘迫時,妻子的和服和內褲都拿去當掉了,還差點被拆了房子。

因為追不到稿費,水木茂甚至對即將生產的妻子說:「先別急著生!」

因為申報的收入太少,還被稅務局懷疑他偷稅漏稅。

最終,水木茂還是堅持了下來。

「那時支撐我的,只有自信。不是對作品的自信,而是對生活的自信。

這種自信中沒有悲愴感,而是一種「上天會讓我活下去」的樂觀態度。因為無論怎樣,我的身體還很健康,吃什麼都覺得美味。」

這樣窮困潦倒的日子,終于在1965年出現了轉機。

講談社《少年雜誌》的編輯注意到了水木茂的作品,來找他約稿。

抓住機會的水木茂創作了 漫畫《電視君》,並奪得了當年講談社兒童漫畫大獎。

此後約稿就源源不斷, 《鬼太郎》也開始連載並很快走紅。

1968年,《鬼太郎》系列作品首次被拍成電視動畫,引起日本轟動。

水木茂一躍成為了當時炙手可熱的漫畫家之一。

創作高峰時,他有6部作品同時在講談社的《少年雜誌》、小學館的《少年Sunday》、集英社的《少年Jump》上連載,這種現象實屬罕見。

為了畫漫畫,水木茂每天只睡5個小時,還常常通宵工作。

長期的睡眠不足,導致他出現了眩暈的症狀。在漫畫暢銷後,他開始減少工作量,增加睡眠。

從那時起,他每天要睡至少10個小時,把之前沒睡的覺都補了回來。

5

他畫出了全世界的妖怪

1981年後,水木茂幾乎3年沒有連載,期間他就做了一件事情: 畫妖怪

與此同時,水木茂也展開了自己的妖怪研究,除了搜集文獻傳說外,他還多次親赴世界各地進行田野調查:

去雲南,考察佤族祭祀谷精靈的習俗和德昂族祭鬼樹的傳統;

去臺灣,考察高山族的鬼神觀;

去美洲,考察當地原住民霍皮族的「卡奇那」精靈信仰;

去非洲、大洋洲的原住民部落,體驗當地的妖怪文化。

▲ 中國 · 吐舌頭火球

▲ 澳大利亞 · 羅爾威

▲ 中國 · 金華之貓

▲ 中國 · 鳧徯與蠻蠻

這些妖怪畫作和研究成果,後來分別由 東京堂出版社講談社集結出版成了相關書籍。  

2015年11月30日,水木茂因病在東京的醫院去世,享年93歲。

為了紀念水木茂,水木茂的故鄉 境港市將他筆下的妖怪文化、角色融合成了旅遊景點 「水木茂路」(水木しげるロード)。

▲ 境港市水木茂路

這條街道上現在共有 100多個妖怪銅像,由境港市至米子市之間的電鐵,還有外觀塗繪著鬼太郎漫畫中的角色的 「鬼太郎列車」

▲ 水木茂路銅像

6

走自己的路,做喜歡的事

活出自由的你

一個一輩子都在「掉隊」的人,近乎「愚鈍」地堅持著自己的初心。

不管遭遇何種困境,哪怕跌到人生谷底,他都能保持著樂觀豁達的心境,始終 堅守著對生活的自信。

水木茂用他的一生告訴我們:

「這個世界很自由,我們可以有很多種活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