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從平成到令和,這些日本美食劇治癒的不只有「乾飯人」!

從平成到令和,這些日本美食劇治癒的不只有「乾飯人」!
2021/11/08
2021/11/08

電視劇為我們的生活增添了歡樂的色彩,作為一面反映時代的鏡子,電視劇是如何描繪「美食」的呢?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電視劇美食場景為焦點,作家兼生活史研究家的阿古真理以獨特的視角講述了與當時的生活和社會形勢一起不斷變化的「美食」。

「美食」成為電視劇主角

回顧電視劇的歷史,70年代家庭劇、80年代戀愛劇、90年代OL的工作劇都很受歡迎,但幾乎沒有像現在這樣以「美食」為中心的電視劇。

雖然會出現餐桌佈景和料理,但很少出現料理本身的特寫,而且原本就沒有必要將食物作為重點。觀眾並不關心登場人物吃了什麼、做了什麼,重要的是人際關係。食物只是配角一樣的存在。

《奇跡餐廳》

話雖如此,講述料理人、廚師、餐廳的「職業美食劇」依舊在播出。90年代,三穀幸喜編劇的《奇跡餐廳》(1995年/富士電視臺)和中居正廣主演的《廚藝小天王》(1995年/朝日電視臺)播出,之後的《午餐女王》(2002年/富士電視臺)和《料理新鮮人》(2007年/日本電視臺)、《饑餓》(2012年/關西電視臺·富士電視臺)、《天皇的料理人》(2015年版/TBS電視臺)都是這種趨勢。

《料理新鮮人》

《天皇的料理人》

因為是廚師的故事,自然會有料理出現,但總的來說是以廚師的專業技術和人性為中心。而到了2000年以後,以料理為主角、反映世態、成為電視劇中的關鍵之一的作品越來越多。

不可或缺的「治癒系美食」

在美食剛開始受到關注的電視劇中,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2003年日本電視臺播放的《西瓜》(日本電視臺)。講述了一群不擅長生存的角色同住一間出租屋,一邊解決各自的問題,一邊逐漸成為好朋友的故事。其中使大家聚在一起的契機就是「美食」。

《西瓜》

那個時期「治癒系」這個詞正好開始流行。90年代泡沫經濟崩潰,阪神淡路大地震和東京捷運沙林毒氣事件發生,山一證券也宣佈破產。那是年輕人迎來就業冰河期,社會僵化的時代,苦于人際關係的人也越來越多。

這種反映世態,「人生想要重新來過」「怎樣才能改變人生」成為了這個時代的電視劇常常描繪的題材,而其中作為治癒系要素的「美食」發揮了重要作用。

「美食」是人類生存的根本。像是誰給你做的、和誰一起吃的,「美食」是將人們緊密相連的關鍵。在《西瓜》中,因為絆做的烤餃子,屋簷下的人們變得更團結了。

改變歷史的美食劇

到了10年代,飲食場景不再只是表達治癒和人與人之間聯繫的元素。其中最重要的存在就是《孤獨的美食家》(東京電視臺)吧。從2012年開始播出到現在,9年過去了,依舊好評如潮,7月9日開始播出了第9季。

播出的時間段明明在淩晨12點和深夜,但是飾演主人公五郎的松重豐吃飯的場景總會勾起人的食欲,所以這部劇又別名「恐怖美食節目」。這部電視劇是第一部以「吃」本身為主題的電視劇。更新穎的一點是,它讓人們發現了「一個人吃飯是幸福的」。

在此之前,一個人吃飯的主流選擇都是去那些能夠快速搞定吃飯問題的連鎖店。但因為這部電視劇的出現,去氛圍輕鬆的店內享用西餐,和在個體經營的中餐館等美食店裡享受一人食的人增加了。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影片徹底描繪了獨自吃飯的樂趣,而不是與他人一起吃飯,享受交流。

受這部電視劇大熱的影響,從2015年開始,以吃為特色的深夜劇開始增加。

重新審視家務負擔的契機

從2000年開始,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人們的交流方式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2010年中期智慧手機的普及對料理的製作方法也產生了影響。菜譜網站陸續出現,人們可以在家自己查菜譜,一邊看著手機一邊享受做菜的樂趣。或許是由于這樣的時代背景,以這種做飯場景為話題的電視劇才越來越多。

在以外出就餐為中心的飲食劇逐漸向「家庭料理」轉變的過程中,《逃避雖可恥但有用》(2016/TBS台)和《我的家政夫渚先生》(2020/TBS台)成為了話題劇。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我的家政夫渚先生》

另外,《逃恥》和《我的家政夫渚先生》都是關于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的故事,這一時期正值日本女權運動興起,出版的書籍也多以女權主義和性別平等為主題,《不思考廚房》(2015年/自然出版社)和《讓日本毀滅的》(2017年/光文社)也成為了話題。因為這些電視劇都是在女性平權運動興起的背景下產生的,所以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逃恥》中,新垣結衣飾演的主人公森山美栗所說的臺詞:「因為結婚的話就可以不付工資讓我白幹活,所以很合理。是這個意思吧?(中略)這是‘愛’的剝削!」讓即使對女權運動不感興趣的人也對讓女性做家務產生了疑問,意識到做家務卻沒有工資這個問題的人不斷增加,我想這也是這部電視劇的貢獻吧。

在《我的家政夫渚先生》中,除了家庭主「夫」這一角色之外,讓人印象深刻的還有主人公的母親。雖然成為了全職主婦,但是不擅長做家務也不擅長做飯的設定,讓人感受到電視劇想要向大眾傳達「並不是女性就一定要會做飯,這也不是女性必須要做的事」這樣的資訊。

這兩部電視劇都以「家務該由誰做」為主題,比起之前的「用美食療愈」、「美食構築人際關係」、「吃就是幸福」等話題,展現出了更多具有社會意義的東西。可以說這是2010年代後半期的電視劇的特徵。

電視劇是反映時代的鏡子。期待今後也有新的「美食劇」出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