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因為20年前的一本神秘漫畫,日本人慌了?網友:越看越害怕...

因為20年前的一本神秘漫畫,日本人慌了?網友:越看越害怕...
2021/09/06
2021/09/06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解密日本,讓你足不出戶看日本!

神准的預言,背後隱藏著社會深層的暗線

「朋友,你要瓶裝水嗎?」幾天前,我神神叨叨的日本朋友突然發來line短訊。

這些年,我從他手裡收到過平安符、驅魔矢和防鬼的食鹽,但我從沒想過,瓶裝水也能加入神秘禮單。

仔細一問才知道,原來不是水有什麼魔力,只不過幾天前他「渡劫」的時候囤了太多,本就不寬裕的小屋裝不下了。

你可能不知道,就在幾天前,日本人剛剛躲過「一場大劫」。

他們相信,富士山將會在8月20日爆發,並為此掀起了一場囤貨風暴。

富士山要爆了?新聞怎麼沒報?懷著深深的好奇探查後我發現,原來這又是一起神秘的都市傳說。

電影對富士山爆發的想象 圖丨黑澤明《夢》

日本人民很緊張

事情的起因來自一本預言漫畫,名叫《我所看見的未來》。

這本1999年出版的漫畫在日本聞名遐邇,對照中國的「推背圖」,你可以想見它的地位。

全篇一共描繪15個預言,目前已經有13個應驗,其中包括2012年導致了福島核事故的3.11大地震,以及2020年的新冠疫情爆發。

而今年8月20日,是它第14個預言「富士山大爆發」應該發生的日子。

驚悉這一消息,日本人民立刻選擇相信,並開始囤積物資。這一次,由于可能侵襲首都圈的主要是火山灰,他們終于放過廁紙,把首要囤積目標集中到了食物和水源上。

在東京新宿Tokyo Hands百貨工作的haru桑說,店內防災專區很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不光是罐頭、方便米飯遭到搶購,連平常無人問津的防災手電筒都銷量大增。

推特上,網友掀起軍備競賽,紛紛展示自己的「囤積力量」,仿佛剛剛在山姆會員店完成一場世紀大搶劫。另一邊,YouTuber聞風而動,開始製作防災食品爆買指南。

YouTuber的防災食品爆買指南

中央空調維修商金子良太購入大量N95口罩和維修耗材,並對員工展開培訓,準備在災害第一時間投入設備搶修。

甚至連罪犯都不怕死了——相模原療養院殺人事件兇手植松聖聽說這個消息後,直接放棄上訴,接受死刑。他認為:「到時候指不定連日本都沒了,我還怕什麼呢?」

從6月預言在網上翻紅開始,山雨欲來的緊張情緒整整持續了2個多月,到上週末8月20日到達頂峰。這一天,當地登山愛好者組織鄭重提醒每一位成員:今天各位最好別來。

「2021年8月20日最好不要攀登富士山」

人們如此篤信,並非沒頭沒腦。就在前一天的8月19日,富士山還出現了漫畫裡預言的災難前兆。

漫畫中作者提到,在富士山爆發前,首先有一團陰雲聚攏在富士山頂,將山口團團圍住,隨後富士山才劇烈地噴發起來。

《我所看見的未來》「富士山爆發預言」原稿 圖丨飛鳥新社

8月19日黃昏,一團陰雲真的環繞住了富士山,由于過于美麗,還上了當地新聞。

這片雲與漫畫原稿看起來不說十分相似,簡直是一模一樣。這下可不得了,大家越發相信20日會有大事發生。

左圖為預言漫畫(注意綠底色部分),右圖為8月19日的富士山

如果富士山真的爆發,那麼2個小時以內,著名景點河口湖、富士急樂園將被岩漿吞沒,火山灰遮天蔽日,首都圈的通信、交通瞬間癱瘓,城市斷水斷電、空路與陸路運輸受阻,東日本和西日本的聯繫將徹底斷絕。

以@naoki兄為代表的日本網友擔心極了:「這種情況,做多少準備都不嫌多。」

富士山爆發可能引發的災害

不過,時間到了今天,各位想必已經知道,最後啥事兒也沒發生——富士山還是好好的,連一個煙圈兒也沒往外冒。

唯一蒙受經濟損失的,可能只有囤積了過量食品的吃瓜群眾。

按理說,人民群眾上了這麼個大當,得把所謂「預言漫畫」往死裡埋汰,可這一次,沒人吭聲。

不僅沒人吭聲,二手書網站上,這本漫畫的初版還賣上了天價。原價450日元,現在能賣到21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2萬元),整整翻了47倍。6月份最高的時候還有60萬日元成交的記錄。

還有出版社瞅准商機,要為這本漫畫再版,聲稱將添加作者的全新預言,在網上掀起預約狂潮。

新版添加1992年-2004年的新預知夢,預計將在10月發售

為什麼《我所看見的未來》會有這待遇?可能是因為,這本兒漫畫確實「有點神叨」。

這個漫畫「有點兒神」

《我所看見的未來》是日本第一部,也是目前唯一一部以「預知夢」的形式描繪預言的漫畫。書中記錄了作者龍樹諒從1976年起夢到的15個夢境,每個夢都代表著一個不祥的未來。

其中最著名的,是準確預言了2012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的夢境。1996年3月11日,龍樹諒夢到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巨大的海嘯將城鎮吞沒,人們哭喊求救。醒來時,發現手錶停在了5點。

于是她在日記本上記下這個時間,並在漫畫的封面寫下了「大災難在2011年3月」的字樣。

15年後的2011年3月11日下午,東日本大地震來襲,海嘯摧垮福島核電站,預言一天不差地應驗了。

1995年的另一個夢境裡,龍樹諒夢到2020年前後將出現一種新型病毒,並在4月達到高峰,而後消失。

2020年新冠病毒爆發,雖然並沒有如預言所說,在4月以後消失,但日本當年疫情確實在4月達到小峰值,隨後平靜了一段時間。

日本2020年1月-4月新冠病例數 圖丨國立感染症研究所

另外,書中還準確預言了1986年的皇后樂隊主唱佛萊迪·摩克瑞之死、1995的阪神大地震和1997年的戴安娜王妃之死……

不過這些事件都發生在1999年漫畫正式出版之前,所以真實性一直受到質疑。

有趣的是,串連這些事件讀者發現,龍樹諒的預言都以5或15為最大公約數得以實現——東日本大地震在夢境15年後、新冠流行在夢境25年後、阪神大地震在夢境15天后……

因此人們有理由懷疑,富士山大爆發就在夢境的15、30或45年後。富士山夢境出現在1991年8月20日,那麼2006年、2021年就是它可能應驗的年份。

漫畫封面被認為意味深長:上部7張草稿,分別對應7個重要預言;中間女性遮住左眼,右眼流淚,因為「左眼代表過去,右眼代表未來」

雖然2021年這一次,富士山最終安然無恙,但人們並不認為這是龍樹諒出了錯——畢竟人家也沒給出具體的爆發時間,按照15年一劫的規律推演下去,2036年還有機會的嘛。

《我所看見的未來》1994年開始在《真實恐怖故事》雜誌連載,1998年連載結束,1999年由朝日somuramu出版社集結成冊,之後由于somuramu社倒閉而絕版。

作為少女漫畫家已經活躍了20多年的龍樹諒也神秘隱退。

從此江湖再也看不見哥,只留下哥的傳說。

龍樹諒的另一部作品《人偶物語》

20年來,無數好奇龍樹諒真身的人試圖尋找這位神秘作者,但都以失敗而告終。直到2020年,一位自稱「たつき諒」的男人出現在推特上,承認自己就是作者。

現身後,たつき諒頻繁接受神秘學雜誌、媒體採訪,不厭其煩地講述自己做預知夢的心路歷程,以及新的夢境。順便還參與了一家都市傳說網站的運營,混得風生水起。

可惜好景不長,1年後,當他試圖和飛鳥新社締結再版合同時,正主帶著作畫原稿找上門來,拆穿了這位李鬼的身份。

各家網站、媒體急忙下架有關他的一切資訊,龍樹諒又回歸神秘之中。

上圖為早期的都市傳說網站「不可思議偵探社」,標注有「龍樹諒官網」字樣;下圖為該網6月發佈通告稱「之前活躍的龍樹諒是冒充的」

預言背後的暗線

其實,真要認真盤起來,曾經神准預言未來的漫畫絕不止這一部。

譬如預言2020年東京奧運會延期的《阿基拉》,漫畫一角就寫著「WHO批評傳染病對策」。

注意下圖右上角

預言福島核事故的《邪馬台國》,不僅說准了地點,連事故原因都說得有鼻子有眼。

還有《JOJO》預言911事件、《辛普森》預言特朗普當選……搞得好像所有漫畫家都見過Dr.Who的時空之門。

說白了,這可能不過還是個倖存者偏差問題。

有研究證明,在π的無盡位數中,只要時間足夠,你能找到現在世間存在的所有數位組合,甚至截出一段命運交響曲的簡譜。一切都是機率問題。

每年無數的文化作品都在暢想未來時或多或少地做了預言,碰巧實現了,就像在π的尾數裡找到了一段樂譜,立刻獲得更多的公眾視線。而其他沒能實現的,則默默成為了背景雜音。

《我所看見的未來》無疑是機率學上的歐皇,撞對了不止一次事件。不過,它的現象級走紅恐怕並非完全依靠運氣。

都市傳說的本質,實際上是人們心裡狀態的一種投射。

拿日本傳統妖怪河童舉例。

在古代,人類完全拜伏在大自然的威能之下,因此代表自然的河童,就呈現出獰厲的形象——它們會殺死河中游泳的人類、還會強暴村中的女性使她們懷孕。

出自《遠野物語》的河童之子無慘繪

到江戶時代,人類逐漸習得克服自然災害的技能,河童形象變得更像鄰家愛摔跤的阿貝,或是喜歡惡作劇的頑童。

平瀨徹齊《豐後河太郎》中河童摔跤嬉戲

而到了現代,工業文明完全戰勝自然,代表自然的河童形象一下子弱勢起來,往往又呆又萌,總是需要人類説明才能生存。

《河童之夏》

富士山預言爆紅的背後,同樣隱藏著湧動的時代暗線。

最近的日本社會格外焦慮。

原因之一是,「富士山」這柄達摩克裡斯之劍已經懸在日本人頭上太久了。

要知道,別看富士山老老實實杵在這裡這麼久,直接杵成了日本的永恆的象徵,它可是個地地道道的活火山。

過去的5600年裡,富士山噴發過180多回,而最近一次噴發還是在1707年的寶永年間,距今已經300多年了。

這就像一個一直在加熱,但忘加通氣閥的高壓蒸鍋,就等著哪個不開眼的掀鍋蓋兒,噴你一臉熱粥。

日本火山專家說,「富士山已經站在臨界點的邊緣,隨時可能爆發」,由于近年沒有小型爆發,這一次很可能攢了個大招。

而且,種種跡象似乎表明,這一天離日本人越來越近了。近年,富士山的「低周波地震」發生越來越頻繁,最高時1個月有100次左右。去年,冬季本該戴上「雪頂」的富士山頂,直到12月還是光禿禿的一片。

種種不祥預兆中,今年3月,日本政府時隔17年,再次修改了富士山爆發災害預測范圍,把受災面積擴大了接近一倍。

富士山爆發概念圖

更糟心的是,人們明明知道富士山百分之百會爆發,卻沒辦法預測它的爆發時間。甚至連提前預警都可能無法做到。

2014年,日本禦嶽山火山爆發,直到事發10分鐘前,觀測台才觀測到山體膨脹等爆發前兆。這次無預警爆發,直接導致火山口附近的60多名登山者遇難身亡。

富士山爆發概念圖

知道事兒要來,但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來,還有比這更令人煩躁的嗎?

原因之二,自然是急轉直下的疫情。

德爾塔毒株肆虐,奧運結束後,單日新增感染人數連續突破2.5萬,包括東京大阪在內的70%地區進入緊急事態,醫院床位緊缺,連重症患者都無法完全得到醫治,輕症患者只能居家療養。年輕患者因無法就醫而死于家中的新聞屢見不鮮。

政府無力的防疫措施和嚴格控制核酸檢測數量的態度,令人仿佛玩兒起了俄羅斯輪盤賭,不確定的焦慮不斷累積,就等著哪一天子彈落到自己頭上。

醫生:目前狀況已經超越我們能力的極限

另外,再加上愈演愈烈的颱風水災、政府宣稱30年內一定會發生的首都圈直下型大地震,日本人的日子可太難了。

每天一睜眼,一堆可能的死法擺在面前,還都是無法預測但一定會到來的事件。

這時候如果塞給你一本預言書,說我能預言災難到底在哪天,你是信還是不信?

活在薛定諤盒子裡的日本人,太需要有人把盒蓋揭開來了。

信了,頂多買上一堆10年吃不完、10年也不會壞的應急食品。不信,就只好優享達摩克裡斯之劍頭頂按摩套餐。

「店裡愛聊天的女士聽說8.20富士山要爆發後,買了防災套裝,這東西總是有備無患,都市傳說有時候也有點兒用嘛。」

《我所看見的未來》只是在對的時間,出現在了對的地方,僅此而已。

《我所看見的未來》原稿 圖丨飛鳥新社

翻遍典籍,查閱經史,我們總能在先人的字句中尋得對末日的恐懼。這些描寫不但像一個預言,也像一則道德規勸。

在上世紀初,當哈雷彗星的尾巴掠過天空的時候,從巴黎到三藩市,人們恐慌不已。有人選擇在妓女的臂彎中等待末日的降臨,也有人按照基督教禮儀和家人挽手禱告。

我想,對于更多的人來說,世界末日可能毫無意義。

人們戲謔地尋求著一個是或否的答案,但這答案又毫不重要。

因為不管末日會不會降臨,只要第二天太陽照常升起,我們還是要努力生活。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解密日本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