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是真愛還是不倫?日本有人把模擬娃娃當戀人,還為她們舉行盛大的葬禮!

是真愛還是不倫?日本有人把模擬娃娃當戀人,還為她們舉行盛大的葬禮!
2021/11/06
2021/11/06

「陽だまりのような存在」

她們對于我來說,是陽光般的存在

很多人小時候都會有一個陪伴自己成長,連吃飯睡覺都要摟著的玩偶公仔吧,但隨著漸漸地長大成熟,曾經承載著記憶和情感的玩偶公仔可能就被塵封在櫃子的深處了。

但也有人把 對娃娃的熱愛深深地刻在了骨子裡

中島千滋是一位生活在栃木県小山市的日本阿貝,今年已經60多歲了。

外貌平平無奇的他,其實在日本算得上是小有名氣:不僅上過日本的綜藝,而且還接受過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外媒的採訪,而在中國的各類平臺上搜索他的名字時,也會跳出來不少的相關新聞。

而中島千滋的名氣,來自于他家裡的六個模擬人娃娃。

這是一張中島和部分模擬娃娃的全家福,從左邊開始分別是被趕出家門借宿在中島這兒的 さおりん,初相識的 恵さん,身為正妻的 沙織さん和中國廠家寄存在這兒的 唯さん

和其他人不同,他和這些娃娃是正兒八經在一起過日子的, 娃娃們對于他而言,是戀人更是家人

六個娃娃中,他最喜歡的就是初相識的 恵さん,身為正妻的 沙織さん。說起第一次買模擬娃娃的經過,中島表示當時買 恵さん花了 65萬日元

另一個 沙織さん對于中島而言,是正妻一般的存在,最經常約會的是她,相處時間最多的是她,各種照片中出鏡率最高的也是她。

全身心地和模擬娃娃們生活在一起的中島,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其實也不過就是 做飯、散步、泡澡、睡覺的平凡生活,只是對象換成了娃娃。

他們會一起選假髮,一起買衣服,一起在湖心小船上看風景,一起去海邊衝浪,中島還會為她們拍下美麗動人的瞬間留作紀念。

儘管她什麼都需要我幫忙,但她仍然是我最完美的伴侶。她和我分享生活中珍貴的每一刻,她豐富了我乏味無趣的生活。」中島如是說。

故事說到這裡,第一次聽的人大概已經默默給中島安了一個空虛寂寞冷的老光棍的人設了吧,然而實際上 他不僅已經結婚了,還和妻子カミさん育有兩個孩子

對于丈夫的特殊愛好,妻子對此似乎毫不在意,中島坦言自己年輕時有過幾次外遇經歷,這或許就是讓妻子「看得特別開」的原因,太太甚至還覺得比起和活人出軌, 模擬娃娃不會花太多錢,也不會帶來很多困擾,反而更好

但中島的孩子就不這麼認為了,他們覺得老爸有著 「奇怪的興趣」,但也沒有過多干涉。

面對生活中不理解的眼光,中島說:「因為我做的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而且我也風燭殘年了,不想再在意著 「世俗的標準」而活了。」

中島千滋的故事絕對不是個例,這幾年不管是中日還是歐美,與娃娃有關的新聞總是會時不時出現,有和娃娃結婚的、有和娃娃相伴晚年的、有和娃娃一起孤獨死的, 甚至還有給娃娃舉行盛大葬禮的

大阪就成立了一家名為 「ドール葬儀社」的公司,它主要業務是——為娃娃舉辦葬禮。

這只安靜地躺在棺中的娃娃名字叫 「らん」,她的主人是一位因新冠疫情不得不回到老家的獨居男性。

娃娃旁邊桌子上放著的法器和經書與一般葬禮別無二致。整場葬禮上,誦讀經文、進行法事,和普通葬禮一樣一絲不苟。

委託人還會給娃娃們寫上一封真摯的感謝信。信的部分內容如下:

到了分別的那一天,很痛苦。寫這一封信的時候,真的非常悲傷。最初只是出于興趣才買的充氣娃娃,很驚訝自己會產生這樣的感情。雖然並不算很長的時間,感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擔任葬禮僧侶的藤禮詮女士希望,能給委託者們留下她們被深愛過的證明。

雖然娃娃們不會說話也不會動,但她們對于委託者而言,與人類、與親人沒有區別。誰能接受自己親人的遺體被粗暴地對待呢?對于每一個被懷著愛而送來的娃娃,我都會懷著真摯的情感送別她。

那這種奇妙的葬禮,花費是多少呢?

充氣娃娃葬禮服務一共分為 3 種價位:

30000 日元,將與其他委託者的充氣娃娃一同舉行葬禮。 50000 日元則可以單獨舉行葬禮。而 90000 日元,在單獨葬禮的同時,充氣娃娃將不會被送到處理機構,而是由兩人使用被開過光的刀親自進行解體,委託者希望的話,還可以將一部分寄回留作紀念。

另外每一種價位都會提供葬禮證明書和葬禮的照片及視訊。

其實每個人都有感到孤獨的時候。人們都曾經在某一件東西寄託自己的情感,只是有的人喜歡的東西正常,有的人喜歡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奇怪。就像有人很喜歡動漫模型,有人很喜歡毛絨玩具,而有些人碰巧很喜歡充氣娃娃。

不去干涉鄙夷他們,也許就是我們能做到最大的溫柔了吧。

- End -


用戶評論